“大学主要工作是报销。然后,大学就报销了!”
发布日期: 2014-12-26 作者: 浏览次数: 900
2014年12月26日          来源:文汇报    

        1219《报销恶梦:关于科研经费的对话》一文刊出后,短短几天,文汇学人官方微信的阅读量已破八万,澎湃、新浪等网站的评论也以百千计,在高校、科研单位中掀起讨论热潮。

  另有位科研院所工作人员称文中的情景已经算是幸福的了。他描述了自己和同事遇到的状况,不禁令人惊叹:我们可不能买笔买纸买眼镜,只能买书。一张公交卡,得写出从哪到哪几块钱,咋花滴,50元购卡发票,得填几张表。你想发票攒够了一起报,不行,公务卡一月之内,现金的不能超过3个月。每天财务室比大医院门诊还挤,要排几个小时队,中间非返所日也经常被财务随时电话召了去。我不报还不行?不行,今年不报,明年经费就缩水了。你必须报。100元餐费,一定有5个用餐者签字。一天,一个同事气哭了,因为几张票是10181121之类的,她和餐厅商量那1元钱用现金不开发票行不?餐厅拒绝。如此,她必须为1元钱再多找一个签字吃饭的人。
  学界一片怨声载道,可见报销恶梦由来已久。
  江南阿狗:是该有人这样说说了。
  远存:现在大学主要的工作是报销。然后,大学就报销了!
  李元:文科研究一需要时间,二需要图书馆,基本不需要项目经费。要了就必须偷国家的钱,否则结不了账。此文的标题应作做贼者言
  神州袖手人:现在报销越来越复杂,如每张票都要刮开涂层,写已验并签名,说明自哪儿到哪儿,要制表一项项排清。
  诸大建:2014年接近尾声,教学、研究、服务各项任务完成,接下去是填各种烦人的表格。纠结的是有经费卡有钱没花完,年底要作废。想起1990年获得国家社科基金项目只有区区5000元,现在国家有各种名堂在撒钱;但是经费报销却是旧制度,许多合理支出又卡又压不能报。
  007:我同事为了报销,5点多起床,6点半前到财务处门口排队等8点半开门,可以拿到第一个号。
  陈锐:还是制度上的问题,但起码比原来的粗放式管理要好。科研是非标准化的作业,不能用工厂流水线那般标准化去框死。
  孟彦弘:其实,还可说说量化管理的恶梦。比如,一年一篇核心。如果今年发两篇、明年没有,行不?不行!这究竟是要通过考核,让水平高的长城学者多出精品,还是利用考核让水平低的人制造垃圾呢?你见过三流学者为完成量化考核而成为一流学者的吗?水平低,少写或不写,至少可以不浪费或少浪费纸吧。最好是质高量大,其次是质高量少,第三是不浪费纸不浪费读者时间,最坏就是制造垃圾。这种考核,分明就是强迫人制造垃圾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