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泉发:校愁六十载
发布日期: 2016-11-07 作者: 浏览次数: 15
        岁月荏苒,光阴如梭。1957年我们从上海师院(今上师大)毕业至今已有六十个春秋。那时,我国正处在百废待兴之时,国家从财政预算中拨出专款培养首期免费师范生,我们有幸享受了这一优厚待遇。毕业时,我们服从国家分配,大部分同学支边、支内、支疆去了。“年深外境犹吾境,日久他乡即故乡”,我们也成为远离故乡的“游子”。别离故乡和母校久了,免不了会产生浓烈的“乡愁”和“校愁”。“愁”是出自人们心底里的挚爱,是念念不忘的的思念,是刻骨铭心的的眷恋。六十个寒来暑往,“校愁”成为我们每个人心里难解的情结。
  去年9月24日,我们从香港、湖北、陕西等地聚集上海,重返母校,以了却朝思暮想的“校愁”。
  那天,集合点设在母校东邻的“康健园茶室”。康健园树木繁茂,花草遍野,小桥流水,空气清新,当年也是我们课余休闲常去的好地方。特别难忘的是在园门口,有一个小贩叫卖着油煎臭豆腐,我们嘴馋时常会买上几块。臭豆腐闻着臭兮兮,吃起来香喷喷,外黄里白,外脆里嫩,小贩用稻草一串,沾上甜面酱,吃辣者还沾点辣火酱,那真是舌尖上的享受!
  上午十点,老校友们陆续到来,走到北门口时闻到一股清香,眼见金桂、银桂、丹桂、月桂竞相开放。桂花在民间有“仙客”之雅称,花语是贞洁、崇高、荣耀、吉祥和友好。此时耳边仿若又响起了“桂花开放幸福来”这一熟悉的歌声。几十年的别离,彼此的距离拉远了,但感情却亲近了。老同学们握手、相拥,甚至泪流满面久久拥抱、亲吻。
  一杯茶、一份情,叙旧言新,句句难离家庭事、校园情,而谈的最多的是当年给我们授课老师的学识、仪表、仪态和口头禅。遗憾的是,大部分敬爱的老师都已驾鹤仙逝,我们再也不能见到他们的音容笑貌了;少数尚健在的老师也已移居他处。
  午饭后,母校的人文与传播学院接待了我们,苏院长和朱副院长委托院办任主任热情招待。文苑楼七楼学院会议室布置庄重、简朴,气氛热烈,桌上每个座位前放着一杯热茶,一只装有学院资料的精美礼袋,墙上投影仪打出的“热烈欢迎57届历史系校友重返母校”的字幕让人倍感温暖。离校六十年,母校展开双臂欢迎游子回家,犹如慈母在说:“孩子们,你们远道而来,辛苦啦!妈妈提前烧好茶水,让你们湿湿嘴,温温手,暖暖心。”我们喝在嘴里,甜在心里。我们离别母亲数十载,如今又倒在她温暖的怀抱里,重新享受母亲的大爱。回家的感觉真好!
  欢迎会上,老校友代表向母校赠送了礼品,那是一部由部分校友撰写的大学教材《中华人民共和国史》,曾荣获陕西省优秀教材三等奖;任主任用生动的语言加上彩色幻灯片向我们介绍了母校数十年的发展历程,使我们倍受鼓舞,也受到了一次深刻的校史教育。会后,我们还参观了母校博物馆,再次走进了熟悉的教室、操场、宿舍、食堂,房舍依旧,却勾起了我们对青葱岁月无限的思念。
  萧萧秋风里,了思人欢畅。这次返校活动不仅让我们体会到慈母酷爱子女的深情厚谊,也促进了同学间的了解,增进了彼此的友谊。事后,一位远道的同学在电话里颇有感慨地说:“我已深深体会到,我们同学之间的友谊比亲戚之间的感情还要深!”
  但愿人长久,夕阳更美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