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汇报》丨苏智良评《1921》: 百年前开天辟地的历史时刻 是青年们与时代的共同选择
发布日期: 2021-07-06 作者: 浏览次数: 10

   电影《1921》聚焦建党前后的历史脉络,从时间上追溯、下延、展示中国近代的历史进程,从空间上以上海为中心,辐射到全国各地甚至苏俄、日本、荷兰,全景式再现了百年前一批青年担起救亡图存重任、成立中国共产党的波澜壮阔、开天辟地的历史时刻。   

        工人阶级登上历史舞台,为中国共产党登场提供了文化母体

        影片是从五四运动的浪潮开始叙述的。反对帝国主义、反对北洋军阀的英勇斗争得到了全国范围的热烈响应,工人和市民也相继卷入了这个浪潮。在北京的陈独秀、李大钊情不自禁地喊出了“劳工神圣”,上海工人阶级登上历史舞台为中国共产党的登场提供了文化母体。

        早在1920年秋,共产党发起组便指派李启汉在上海槟榔路锦绣里3弄(今安远路62178—180号)主持创办了第一所工人学校——沪西工人半日学校,他根据工人做工的时间,分早晚两班上课,故称“半日学校”。1219日,李启汉在白克路(今凤阳路)上海公学举办上海工人游艺会,向工人进行宣传教育,从而使得工人半日学校报名人数大增。到1921年春,李启汉建立了上海纺织工会沪西分会。他还曾到叉袋角(今海防路、淮安路、西苏州路交会处一带)的工人补习学校活动。

        电影《1921》中精心拍摄了一场浓墨重彩的大罢工,那就是中共领导的第一场罢工——浦东英美烟厂工人罢工。1921721日,也就是中共“一大”即将召开的前夜,李启汉代表党组织,风尘仆仆地赶到浦东刘公庙(吴家厅41号)召集工人骨干议事,并领导英美烟厂(其址在今浦东烟台路)工人罢工。经过三个星期的较量,终于取得了罢工的胜利。所以电影中有个盛大场面来庆祝胜利。而之后没有多久,中国共产党便在北成都路19号(今成都北路899号)成立中国劳动组合书记部,来团结、组织、统率全国工人开展斗争。李启汉、李中这些年轻的党员自建党之日起,便脚踏实地地去下层民众中推动革命实践。

       当陈独秀来到上海老渔阳里2号,一系列的建党图景便依次展开

      上海渔阳里街区作为建党的活动中心,被赋予了重要的时代使命;这里成为共产党和青年团组织的创建中心、马克思主义的宣传中心、革命青年的培育中心、工人运动的策划中心、各地建党的指导中心。

        当陈独秀来到上海老渔阳里2号,一系列的建党图景便依次展开。这里成为革命者的聚会中心,各地的革命者纷至沓来。陈独秀在寓所的一块小黑板用粉笔写着一行字:“会客谈话以15分钟为限”,可见当年之盛况。

      1920年的5月,来到上海的毛泽东,也走进了老渔阳里,与陈独秀探讨马克思主义。后来毛泽东曾对美国记者埃德加·斯诺深情回忆,这是他“一生中最关键时刻”,“在那里我再次见到了陈独秀。我第一次同他见面是在北京。当时我在国立北京大学,他对我的影响也许比其他任何人的影响都大。”所以电影中合理地设计了这样的场景,陈独秀给毛泽东看阅陈望道翻译的《共产党宣言》的校样(《共产党宣言》初版本8月出版,那时毛泽东已离开上海),两人倾心交谈,展望革命前景,陈独秀兴奋地将限谈15分钟的小黑板给翻了过去。也是在5月的渔阳里,共产国际代表维经斯基与陈独秀详谈中国建党。经过筹备,6月陈独秀招呼年轻的李汉俊、俞秀松、施存统、陈公培,建立了中国共产党第一个组织,后世称为中共发起组。“一大”之前,有陈望道、李达、林伯渠、赵世炎等20多人在老渔阳里2号入党,要知道那时全国的党员只有58人。

     “法国公园”的情节灵感来自方志敏

1921》出现了一大批近代中国的重要人物。剧组选择年龄相仿的演员来饰演这些历史人物,力图最大程度地贴近历史,符合真实。为了让这些演员更深刻地理解人物的内在精神,剧组搜集和阅读了大量史料,并把人物传记、历史文档等各种资料寄给演员,让他们作好准备。

笔者非常同意导演的“大事不虚,小事不拘”的指导思想。主旋律影片也可以在故事情节上大胆假设和合理演绎。

在群星灿烂的建党人物中,毛泽东无疑是电影塑造的中心人物,影片浓墨重彩地展现了青年毛泽东阳光、热血、激情的特质。

19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