复旦大学金理教授阐释“‘自我’的诞生,个人史与社会史——重读余华《十八岁出门远行》
发布日期: 2020-11-20 作者: 浏览次数: 10

11月9日,复旦大学中文系教授、青年批评家金理,受邀做客我院“人文大讲堂”在徐汇校区第三教学楼302室为校内外师生做了一场题为“‘自我’的诞生,个人史与社会史——重读余华《十八岁出门远行》”的学术讲座。讲座由院朱军副教授主持,人文学院各专业研究生积极参加此次讲座,并进行了精彩的互动。

在正式解读作品之前,金理教授就先锋文学的历史语境,余华的创作前史、生活经历及该篇小说的创作缘起四个话题展开讨论。基于“余华致程永新信”和《虚伪的作品》片段,阐述了“生活的真实”“文学的真实”等概念及其之间的关系,这也正是理解《十八岁出门远行》(以下简称《远行》)的切入点。

金理将《远行》定义为成长小说,并对小说结尾“我”在卡车驾驶室的思考,从三个角度阐述自己的观点。一年轻的“我”在退回内心世界的过程中发现了“自我”,在“内在自我”之上建立个人独特的价值——痛楚中一个新的“我”也诞生了。二借助这样一种自我转化的逻辑,“我”逃离了世界、逃脱了社会与公共空间,同时,也卸下了“我”对世界和社会的责任。在现实生活中,则寓言1990年代围绕个人意识的社会精神生活的转折。三从知识分子共同的现实战斗精神,又可以探寻新时期文学与五四传统之间的联系。如鲁迅《野草·过客》、李广田《引力》中也有相似的精神。金理指出,我们的人生体验、阅读期待等就像一个探照灯,在阅读作品的过程中帮助我们把视野聚焦于个别细节,而评论就是对探照灯中出现的这些情节进行自圆其说的解读。

朱军副教授对讲座进行了总结,指出金理老师通过独特的解读视角、深入的理论剖析,向我们展示出了先锋作品的荒诞感以及作品中青年一代的心路历程,需要仔细体味。之后,多名同学参与互动,金理老师耐心解答同学们的问题、交流自己的想法。